新浪部落
Yoko
分類選單

如果不幸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當去還取書的時候
站在封鎖線那裡
看了很久

到底能不能進去
因為傷腳
想著無論如何不能再來一趟
起碼短時間之內

最後穿過封鎖線
拿到了預約
  回家覺得
掰甲這個動作
難道做的不確實

認真的覺得它腫脹依舊
而且利用去掰的食指指甲
也掰出內傷

一直間斷說這件事
抽血時也寫在
近日不適的調查表

圈了甲溝炎
拿的是抽血後會給的循環藥
跟醫生沒面對面說到話

很多時候
倒是很希望
不用跟醫生說話這情況發生

但希望被看到腳的時候
他卻放過我

也不強人所難
就直接走

這個腳趾
在一邊開始的睡前談話節目時
一邊被急驚風的60+用工具再剪破

急驚風並不是虛設
她甚至沒把工具消毒
上來就剪破
還一直嫌棄我動作過分小心

其實從來指甲都是自己剪的
人生第一次遇到甲溝炎
也很驚慌

想著要開始學會留長式剪法
就算要重新培養重心
預防跌倒
也好過斷手斷腳

把她剪破的地方
試著全部移除
仍然失敗
留下了一半

製造腫脹的前端斷甲
原來長得很像暗器
不僅超級薄韌
又鋸齒狀

卡在裡面
跟用力擲出的飛鏢一樣
拿出來人還會一震

後半段無法移除是血水浸濕
工具碰到就滑開
徒留滿頭汗
滴濕衣服跟床單

收拾傷口多一個步驟
用碘酒棉片消毒
再加上苜藥粉再貼上封住

如果因為消毒不周而感染
也想過了
但事實已來不及挽回

經過一番虐
深知這絕不是最後
就佯裝沒事的
繼續把談話節目看下去

講單親家庭的事
廣告之中
跟60+談起我看過的影片內容

不論是捍衛癌末的不插管的配偶
還是未成年遇到壞人逃脫
或最近的直銷跟頂流被端的大瓜

60+都嫌棄我話太長

看十五分鐘
都講成三分鐘還嫌長
使我認真覺得她或者是事實上就討厭我

節目中的單親媽媽坦言她討厭女兒
雖然之後好一點
她也覺得單親爸爸對女兒放不開那樣
挺不行

在被討厭這個事情上
我感覺很有發言權
講了一些只得到了沉默不理

反思自己
其實也沒機會看到親身骨肉
但或者我也會
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感覺每次這種時候
就會想起
透過無數文章拼湊起來解釋的
自己的命盤

它就像疫苗
還是安慰劑一樣
加減有用的應付生活裡的苦

舉凡
沒錢
生病連綿不會好

遇壞人
鰥寡
六親冰炭
人際疏離

命盤煞星的座位
是看過最公平
最不梅花座的安排

每一格都能算有
就算沒有
主星也不是吃素的

對比命宮的空蕩
對照對面被夾又刑忌
簡直精彩

所以留言過
掌聲和花路都是別人的
並非帶著謙虛

而是認真的
做過心理建設工作
才有的實話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