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Yoko
分類選單

自作孽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腳受傷了



都是因為不會留餘地
造成的

廣東苜藥粉的罐上寫到
爛皮可用
  分不清是皮還肉的問題

總之第一次噴的太少
第二次多倒一點再蓋起來
就睡了

講的如此雲淡風輕
但搞定前
不但翻來覆去很難睡

加上想到凍甲治療的可怕
心裡恐懼
跟緊張出汗

明天又是早預定
要下去抽血的日子
尤其微解封圖書館想還書

這個腳的問題
明天能不能好
一點信心都沒有

習得性無助

昨天講電話的時候
感到不對勁
除了流血以外
有更不對勁的事情

電話裡面的人
雖是舊識
但總覺得她美其名說是請教而打來的電話

其實更像是確認我
有沒有過的不能翻身

事實上是身體部分
雖是這樣
但很少直白的去提

需要不停重複這件事
感覺傷害
所以流血不斷
早上明明就有陣子好好的

如有壞感應
這就是有問題
所以舊識重逢並不都是好事情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