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Yoko
分類選單

掉隊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昨天明明有做留存日誌的動作
安心
跟忍受痛楚的度過一天
結果卻是被系統吃掉的一篇

止痛藥總是忍過頭才吃
彷彿沒有多忍耐一下就吃藥
病痛就比自己想的還嚴重

於是晚上在炎熱的房間
跟不停被痛擊的肚子熬著夜
又在飲水跟廁所之間
收拾蟑螂與嚇走老鼠
  別人過著
就要迎來轉機的日子

我抱著藥
猶豫要不要吃
跟要不要正常吃一樣猶豫

這陣子頻繁接到來電
美其名的想請問
但實際上在整理苦水

最後好幾次中斷在我的不適
報告正常並不能帶來
正常的睡眠

而無奈的熬夜
就產生的口苦
感覺除了目前報告正常的虛象
以後很難說了

痛擊的肚子
感覺跟只要開腹就90趴腸沾黏有關係
也感覺跟痛經類似
甚至有時候位置又在盲腸附近

即使食慾不佳
勞動頻繁
也沒減輕

面對時不時的病毒
身上那些未爆彈也很值得恐懼
雖然也不會因此否極泰來

總是在今天還是危機重重裡面
等到晚上

在該睡的時候
腦袋裡都是東西

等到不適的那刻到來
跟恐怖片的女主
很相似

人生差不多大部份
就剩下恐懼
加破罐破摔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