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傻子的話語
分類選單

林廣--【蝶舞】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身為毛毛蟲的悽愴

或許,只有雨水知道

每天惶恐地仰望

以多色彩的虹來勉勵自己

匍匐過一季的泥濘

必能擁有美麗的蛻變 . . . . . .



身為毛毛蟲的悲哀,

或許,只有樹葉知道。

每天遲緩地爬行,

在隱密的花葉與莖幹

之間,以多觸覺的夢,

來安慰自己;

匍匐過冰冷的夜露,

必能擁有美麗的蛻變。


身為毛毛蟲的悽愴,

或許,只有雨水知道。

每天惶恐地仰望,

在隱密的花葉與莖幹

之間,以多色彩的虹,

來勉勵自己;

匍匐過一季的泥濘,

必能擁有美麗的蛻 - - - -

變。


然而所有的悽涼也只能

淒涼給自己看


如何用細細的絲把一身醜陋

圍繞起來?


讓雪封住所有的腳步,

讓雪覆蓋一切猜忌。

身為毛毛蟲的痛楚,

只有毛毛蟲知道。


不再為昨天哭泣了,

淚水捲藏在花蕊深處,

一滴晨露,輕 - - - -

敲碎黑暗。醒來,

驚視一身絢爛,

翩然 - - - -


而舞,

彷彿生來就了解;

兩翼圖騰的奧秘。

穿過重重窄門,

越過密密紅瓦,

一舞,翩然。

只有毛毛蟲知道;

那是冰冷過,淒涼過的

匍匐。


【蝶之舞--序詩】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